当前位置: > 环亚真人电游 >

男爱豆变性下海当???

  知道魔幻日本奇葩多,但是日圈这个新闻,还是让挖酱眼睛瞪得大到迪士尼都想重金请我演真人版米奇——

  好看归好看,男团爱豆当得好好的,怎么就突然变成女装大佬,最后还下海拍小电影呢?

  他的艺名是KIJU,原来是日本传统乐器津轻三味线时加入和风乐器男团樱men,成为男爱豆。

  这个团的特色是全员演奏尺八、太鼓等日本传统乐器,简单理解的话,类似于男版“女子十二乐坊”。

  樱men签的是主推solo歌手的艾回,所以成团几年,名气一般,资源也不多。

  比较出名的作品,大概只有动画《黑色五叶草》的片尾曲《My Song My Days》。可这也是和另一个男团SOLIDEMO合作,人家负责唱,他们负责伴奏的资源。

  团一直半糊不糊,KUJI倒没爱豆随团那样一成不变,反而短短几年间,从路人脸爱豆进化成精致女明星。

  随着活动增加,KUJI护肤美白,同时眼睛二度发育,变大了不少,开始有点日系爱豆的味道。

  画风突变是在19年,他的下巴越来越尖,同时开始留长发,修眉美甲,开始偏向中性化。

  然而,就在粉丝都习惯团里有个伪娘时,KUJI在9月初突然宣布,出于个人原因要。

  有人欢送他离开,也有人好奇他的原因,结果挖出了他的伪娘账号,发现他在大半年前,就取了女艺名桃谷莉莉(桃谷りり)。

  账号里更是信息量爆炸,先是他在个人简介自称是贫乳蜜桃臀的ariari新变性人。

  贫乳桃臀大家都懂啥意思吧,比较少见的ariari是日本伪娘圈黑话,意思是下半身零件齐全,没有切。

  不过这个词大家知道就行,不要出于好奇去搜图,不然你会像挖酱一样眼睛得工伤(开玩笑)。

  震惊的点还不止这个,网友发现原来他还在团里的时候,就已经在大阪某夜店坐台,当起变性人公关。

  到了8月底,他公布自己拍的是AV出道,同时用大号公布退出男团樱men,正式从男爱豆变艾薇女优。

 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,虽然心理性别觉醒,决定从男人变女人,对他来说是解开束缚,做回自我。

  有行内人说因为疫情之下,小糊团们的团活锐减,大家都成了半solo的状态,于是KIJU索性单飞,在个人活动里寻找自我。

  要知道,日本糊豆收入不高,小糊团更是视现场演出为命根。偏偏日本的疫情时好时坏,导致糊豆们收入大减,只好另谋生计。

  早在KUJI之前,就有女团成员高山沙耶加受疫情影响,没有工作而长期在家抠脚。无奈之下她只能毕业,然后光速下海拍片。

  刚好最近有日圈博主在科普日本公关行业的内容,表示男公关职业并没有“帝王男公关”罗兰以前展现的那么美好、阳光,实际上处处是雷区,让大家警惕他们。

  据说男公关要经过一系列的谈话训练,从而学会读懂女人心,对女生各种哄各种撩,用爱意轰炸女客人,让女生产生恋爱的错觉。

  即使榨到一滴都没有了,他们又会PUA女生,让对方以陪酒、卖身、拍片甚至贩卖器官等方式来提供金钱。

  就连坂口杏里这样有巨额遗产的星二代女明星,也被男公关骗光家产,一步一步沦落到拍全果写真、陪酒,最终下海拍片。

  另外,也许有人会想,KUJI现在是伪娘,工作内容应该更接近女公关,大概没有男公关那么狠吧?

  事实上女公关的手段也是套路满满,本质就是吊着客户,想办法让他掏钱,绝对不是某些人宣扬的那样,卖脸不卖身的欢场心理治疗师。

  联想到KUJI在下海前的工作就是公关,所以大家的怀疑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?

  而且像他这样的演艺人会选择下海,其实也是因为日本的成人产业发达,有他们的生存空间。

  不少女优借着下海时期积累的人气,转型为深夜综艺咖,或是顺应网络时代当网红,像明日花绮罗退役后出潮牌、开美妆穿搭专栏,赚得风生水起。

  而且KUJI除了能抄艾薇女优们的转型方法外,他的变性人(日综里习惯称呼“人妖”)身份也是一条好路子。

  人妖们由于外形突出,敢穿各种奇装异服,而且大多敢言搞笑,喜剧效果好,所以在日本综艺很受欢迎。

  高人气如名校学霸人妖Mitz(左一)、网红化妆师IKKO(左二)这样的,被黄金档请着当嘉宾,资源比不少爱豆都要好得多。

  顶流如“毒舌女王”松子,每周有几档自己专属综艺,曾经连续三年霸榜日本圈地榜,被夸影响力和吸金能力还高过新垣结衣、石原里美等大明星。

  但因为他只说是个人原因,所以到底是为了出名而走捷径,还是真的有难言之隐,迫于无奈才下海,我们也不得而知。

  现在回头再看他的新闻,想到他从男变女再到下海拍片,初看时有种脑洞文学照进现实的搞笑感,但大家依然表示尊重他忠于自我的选择。

  只是他的公关和艾薇演员身份,虽然在日本有生存空间,但是实在说不上是体面的职业,所以他的新闻看过就好。

  虽说个人选择无权干涉,但也不提倡这种走人生捷径或是过于刺激的职业选择,高回报也意味着高风险,没必要拿自己的人生冒险。